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 林徽音 April Twilight

You need Flash player 8+ an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this video.

林徽因 (1903-1955),女詩人、建築學家。原名徽音。福建閩侯人。 1919年隨父去英國,1921年回國。1923年赴美國留學,入賓夕法尼亞大學學習建築,後入耶魯大學戲劇學院學習舞臺美術。 1928年回國,參與創辦文藝刊物《綠》。1930年後在東北大學、燕京大學任教。 30年代從事詩歌創作,為新月派成員之一。

作詞:許常德 作曲:郭子 演唱:劉若英

四月天
梅雨厭厭 在窗前
淋濕的燕 在屋簷
四月天
總是帶傘的思念
我想見 你的臉
念你的時光 比相聚長
怨你的界限 比愛短
給你的逃亡 無限寬廣
直到你心慌
放你走 換我憂
憂快樂 憂溫柔 太過蹉跎
我並非別無選擇 只是不想再錯
也許我真的愛的 你給不了我
換我走 放你過
過緣份 過執著 享受漂泊
在另個四月他日 陌生地重逢
願你快活 而我也自由
給你的逃亡 無限寬廣
而我也自由

《人間四月天》正如該劇副題「徐志摩的愛情故事」所標示的,這齣戲主要描述徐志摩與三位女性(元配張幼儀,心儀對象林徽音,以及最後的伴侶陸小曼)的愛情故事。

2000年1月在臺灣播出後引起極大迴響,公視的網站因留言人數過多而當機,報紙爭相報導「人間四月天熱」,中文系教授被迫接受採訪談徐志摩的愛情故事。《人間四月天》重新挑起了人們對於民國初年的文化想像,不但人人對劇中台詞「許我一個未來吧」琅琅上口、市面上立刻充斥著關於徐志摩、林徽因乃至民初文人愛情故事的書籍,連統一集團都順著民初熱強打綠奶茶飲料「飲冰室茶集」。這股熱潮後來一直蔓延到中國大陸,甚至連林徽音與梁思成之子梁從誡都要站出來澄清:「我母親並沒有和徐志摩談戀愛!」。 《人間四月天》裡的情節是不是符合史實,有待商榷;但不可否認的,《人間四月天》確實使大眾重新重視民初的文人、文學、社會發展,以及那個時代對現代的影響。

人間四月天 - 林徽音

我說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笑響點亮了四面風;清靈
在春的光艷中交舞著變。

你是四月早天裡的雲煙,
黃昏吹著風的軟,星子在
無意中閃,細雨點灑在花前。

那輕,那娉婷,你是,鮮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著,你是
天真,莊嚴,你是夜夜的月圓。

雪化後那片鵝黃,你像;新鮮
初放芽的綠,你是;柔嫩喜悅
水光浮動著你夢期待中白蓮。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
在樑間呢喃,-你是愛,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短暫一生中無數的偶然,始終沒有改變詩人對理想的追求。他苦苦探求“愛、美和自由”,並把片刻癡醉心迷的體驗、興奮不已的感受,凝聚在這永不腿色的詩篇裡。人們都說,徐志摩的《偶然》,是寫給林徽因的,也許是吧?徽因是志摩心中至純至善的女神,她有著美麗的容顏,美麗的情懷,美麗的才思,美麗的文字……徽因回國了,徐志摩在思念、愛戀、失望和希望中輾轉難眠。春夜,皎潔的月光讓他傷感,泠泠的溪流讓他寂寞,柔長的柳絲讓他悸動,強烈的無從宣洩的種種意念與激情使他燃燒,於是飄逸如雲似風,清冷如煙似雨的詩行,鋪滿稿紙:

偶然 - 徐志摩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林徽因只能算是當時一個頗有才貌的女子,卻稱不上是一代美女。 因為徐志摩摯愛林徽因的那種美,折射到了她的身上,映襯了她的美,才使得她成為名噪一時。 實際上她也是個不甚懂得感情為何物的人。儘管她與徐志摩曾愛得那麼熾烈、那麼深,可是,在徐志摩仍然那麼始終不渝地摯誠的愛著她,為她做出重大犧牲時,她卻拋棄了這個自己用心愛過的窮詩人,做她名利雙全的梁夫人去了。 說得好聽點這是她的明智和理性;說得不好聽的話,那就是她也並沒能超脫一般世俗女子那種追求實際的勢利和平庸! 實際上徐志摩的美是要遠遠超過林徽因的,只因為徐志摩是個男人,從他身上噴發出來的美的光輝,全被折射到林徽因的身上上去了 :「一身詩意千潯瀑,萬古人間四月天」。

在林徽因的感情世界裡有三個男人,一個是建築大師梁思成,一個是詩人徐志摩,一個是學界泰斗,為她終身不娶的金岳霖。 徐是她的初戀,她心底的情人;梁是她合適的伴侶,現實的選擇;而金是她的閨蜜,一生的藍顏知己。 喜歡林徽因的女人,品行有問題;喜歡林徽因的男人,腦子有問題。

有這麼一個橋段:詩人徐志摩收到一封來自大洋彼岸的電報,傾訴自己在美國的孤單苦悶,說只有他的來電,才能讓自己感到安慰。大詩人欣喜若狂,一顆心貓抓似的。第二天一早,就衝到郵局,要把自己熬夜寫下的情意綿綿的文字,發到遙遠的美人手中。 經辦人看了內容,面露驚愕:“今天在你之前,已經有四個人給這位密斯林發去電報了。” 詩人搶過名單,全是熟人,遂一一對質,沒奈何,人家都收到了同樣內容的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