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 徐志摩 By Chance

You need Flash player 8+ an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this video.

此詩在格律上是頗能看出徐志摩的功力與匠意的。 全詩兩節,上下節格律對稱。每一節的第一句,第二句,第五句都是用三個音步組成。 如:“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每節的第三、第四句則都是兩音步構成, 如:“你不必訝異”,“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音步的安排處理上,顯然嚴謹中不乏洒脫,較長的音步與較短的音步相間, 讀起來紆徐從容、委婉頓挫而朗朗上口。

這首《偶然》小詩,在徐志摩詩美追求的歷程中,還具有一些獨特的“轉折”性意義。 《偶然》劃開了徐志摩前後兩期的鴻溝,他抹去了以前的火氣,用整齊柔麗清爽的詩句,來寫那微妙的靈魂的秘密。

詩:徐志摩 作曲:陳秋霞 演唱:張清芳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I am a cloud in the sky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Occasionally cast in your stirred heart
你不必訝異無須歡喜
You need not surprise nor take delight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For I would disappear without a trace in no time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You and I met at sea in the darkness of night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You have your destination, I have mine
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You may remember though it would be best if you forgot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We glowed as our paths crossed and brightly shined

徐志摩這首《偶然》,很可能僅僅是一首情詩,是寫給一位偶然相愛一場而後又天各一方的情人的。不過,這首詩的意像已超越了它自身。我們完全可以把此詩看作是人生的感嘆曲。人生的路途上,有著多少偶然的交會,又有多少美好的東西,僅僅是偶然的交會,永不重複。無論是纏綿的親情,還是動人的友誼,無論是大街上會心的一笑,還是旅途中傾心的三言兩語,都往往是曇花一現,了無踪影。那些消逝了的美,那些消逝的愛,又有多少能夠重新降臨。

對於天空中的雲影偶爾閃現在波心,實在是“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更何況在人生茫茫無邊的大海上,心與心之間有時即使跋涉無窮的時日,也無法到達彼岸。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方向,我們偶然地相遇,又將匆匆地分別,永無再見的希望。那些相遇時互放的“光亮”,那些相遇時互相傾注的情意,“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詩人領悟到了人生中許多“美”與“愛”的消逝,書寫了一種人生的失落感,這就是這首詩深含的人生奧秘與意蘊。

有的研究者認為,《偶然》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看得很飄忽、了無痕跡”,“把什麼都看得很淡,都看成無足輕重,無可無不可,把火熱情懷與旺盛的生命,都化作輕煙”。這樣的結論,不能說全錯,但也不能說全對,因為這個結論是建立在研究者對《偶然》這首詩的表層信息的領會上的。而一首詩永久的魅力卻來自它的深層信息,《偶然》的深層信息,傳達了一種人生的失落感,是飄逸的也是輕淡的。它是詩人充溢著靈氣的靈魂在瞬間彈出的心音,單純的音符中迴盪著悠長,典雅的美感中起伏著騷動,飄逸的情調中蘊藏著深邃。

問彩雲何處飛,我心永相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