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淚 - 鄧麗君

You need Flash player 8+ an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this video.

詞:李煜(南唐李後主)曲: 劉家昌

林花謝了春紅 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 晚來風
胭脂淚留人醉 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 水長東

此詞將人生的無限悵恨寄寓在對暮春殘景的描繪中,是即景抒情的典範之作。 起句“林花謝了春紅”,是傷春惜花之語;而續以“太匆匆”,則使這種傷春惜花之情得以強化。 春去匆匆,其中不乏人生苦短、來日無多之喟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是說花命還是說人命?無論花命人命,如此都已不堪。 無奈!無奈!換頭“胭脂淚”三句,轉以擬人化的筆墨,表現作者與林花之間的依依惜別之情。花本無淚,實際上作者移情於花。 “留人醉”至“幾時重”,寫出了人與花共同的希冀和自知希冀無法實現的悵惘與迷茫,讀此可以使人心灰。結句“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涵蓋了整個人類所共有的生命的缺憾,境界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