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花 Blossoms in the Rainy Night - 江惠

You need Flash player 8+ an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this video.
江蕙 Jiang Hui 與 多明哥 Placido Domingo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暝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有誰人通看顧。
無情風雨,誤阮前途,花蕊凋落要如何。
雨無情,雨無情,無想阮的前途。
並無看顧,軟弱心性,給阮前途失光明。
雨水滴,雨水滴,引阮入受難池。
怎樣使阮,離葉離枝,永遠無人可看見。
1934年,當時在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當時叫做古侖美亞)掌理文藝部的周添旺先生,由於工作上應酬的需要,有一次在酒家聽到一位淪落風塵的酒家女訴說她的悲慘故事。她原本是一位純潔質樸的鄉下女孩,離開故鄉來到台北工作並愛上了一位男孩,而且雙方已論及婚嫁。但是沒想到後來那男孩卻是變成一個薄情郎,愛上了別的女孩而遺棄了她,她自覺沒臉回家見故鄉的父老,於是一時心碎失意竟流落在台北的酒家……雖然在當時日治時代,男尊女卑的社會傳統下,這種令人哀嘆的小故事,是許多女子共同的心聲,令人說不完、也訴不盡…但是周添旺先生感覺得這位可憐的酒家女就親像一朵在黑夜裡被無情風雨吹落的花朵,她「離葉離枝」(離開親人與愛人)掉落「受難池」受人踐踏的遭遇,誰不感到心酸及惋惜呢? 所以,周添旺先生就將《春天》的旋律,改填了悲涼的歌詞《雨夜花》,也許是因為與時代背景、人民心聲相對映吧?這首歌謠竟然影響後來台語歌曲以無奈、哀怨為主體的創作方向。
江蕙幼時窮苦,年僅八歲與妹妹江淑娜在北投的飯店及台北的酒家走唱, 二姐常在半夜牽著妹妹從延平北路的酒家,花2個多小時走台北橋回三重,她們是苦情姐妹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