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瑤 Qiong Yao

瓊瑤經典對白,讓男人甘拜下風,讓女人砰然心動的。

別哭啊!你是哪裡不舒服,不哭不哭,通通都找她,瓊瑤阿姨,她很會看病,她更會抓藥,藥方呢,只要你打開電視,不多不多,就兩三句話就夠,她會看眼科,包你眼睛不乾澀,眼淚好大顆,她更是心臟病的權威,讓你心痛,讓你心­動,你看瓊瑤多麼妙手回春,就靠手裡的一支筆幫你急救電擊,救活了多少情侶。

不知道為什麼男女主角好像耳朵不好,一句話要說好幾次才聽得到,不知道為什麼男主角一定不叫志­明,女主角一定不叫淑芬,這個婉君啊,讓當年許多女娃娃一出生都叫婉君,一本本的小說,一部部的連續劇,還飄洋過海到了對岸,用筆桿代替槍桿,解救同胞,她比誰都清楚,愛­情生病了,只要看眼科跟心臟科,因為愛情就是病在死心眼、小心眼、還有壞心眼。要早日康復呢,你的嘴巴最好這麼甜,你準備好了嗎?你該不會準備了一個塑膠袋,你的胃開始有­點怪怪。

會寫出這麼火熱的對白,瓊瑤真的不是瞎掰,真的啦!瓊瑤跟平鑫濤夫妻倆,天天都在彩排,因為他們的愛,愛的苦盡甘來,一個是作家,一個是出版社長,兩人第一次在火車站交稿碰面後,從惺惺相惜變成心心相印,但是兩人當時各自都有婚姻,這段愛,愛的天崩地裂,但瓊瑤一回家,還是得面對自己只剩下爭吵的婚姻。各自離婚後,平鑫濤用浪漫套住了瓊瑤的心,到現在,瓊瑤還在可園寫出許多的故事,就像是在照鏡子,都是瓊瑤跟平鑫濤的影子。這幾年,瓊瑤跟平鑫濤,歷經了病苦,彼此照顧,瓊瑤的手還在帶著大家繼續做­夢,繼續相信著,不管什麼病痛,愛情永遠是最好的藥。

瓊瑤視頻

1963年,瓊瑤在《皇冠》雜誌刊出小說《窗外》,並於7月出版這部長篇小說,十分暢銷。由於是以自己的師生戀為小說原型,不但父母認為她藉此責罵父母,這段風流往事也成為丈夫同事茶餘飯後的談資,給了這段婚姻毀滅性的打擊。 1965年,其作品首度搬上銀幕,包括《婉君表妹》、《菟絲花》、《煙雨濛蒙》、《啞女情深》。 1966年,成名作《窗外》拍成電影,但電影的放映再次激起父母的怒火,母親為抗議借《窗外》“罵”自己的“不孝女”瓊瑤,絕食多天。 《皇冠》雜誌造就了瓊瑤,她與《皇冠》老闆平鑫濤有著扯不清的關係,雖然瓊瑤不想成為別人幸福家庭的破壞者,但是兩人卻秘密相愛, 瓊瑤成了地地道道的第三者。直到1979年,瓊瑤終於與平鑫濤結為夫妻。生活決定思維,當瓊瑤是二奶的時候,她的作品就譏諷正房、讚美二奶;當瓊瑤是正房的時候,她的作品就維護正房、貶斥二奶。因此,瓊瑤的言情小說沒有一貫的道德準則,曾經被眾多教育工作者視為中學女生迷魂湯,一度被當作洪水猛獸。

六十年代的台灣,1949年以後出生的那一代人逐漸成年,他們是高中生,或是小職員,他們生活在眷村,或者逐漸興起的工業區。他們有一點點閒暇,一點點可以自己支配的收入或者零用錢,於是,他們讀書、看電影、買唱片。他們需要有一個人來為他們代言夢想,需要有一種符合他們口味的小說和電影,而那些台語片和苦情戲顯然已經不能承擔這個重任。於是,瓊瑤應時而生,瓊瑤最初的作品,並非像後來她給人們留下的印像那樣,是富貴人家的生活,是夢幻式的和不實際的。六十年代的瓊瑤小說,和那個正在努力創造未來的時代一樣,樸實真摯、感情充沛,《煙雨濛蒙》、《六個夢》、《菟絲花》、《幾度夕陽紅》,即便是以小說而不是言情小說的標準來衡量,也依然是值得一讀的作品。這些小說不是以大陸生活為背景,就是留有大陸生活的回憶與痕跡,有著強烈的愛與恨,充滿痛楚與掙扎,暗合那個時代人們心裡滿滿的期待和回憶,於是瓊瑤小說很快就風行一時,不但成為暢銷書,也成了片商爭搶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