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田 - 潘越雲 齊豫

You need Flash player 8+ an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this video.

作詞:三毛 作曲:翁孝良 演唱:潘越雲 齊豫

每個人心裡一畝 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個 一個夢
一顆呀一顆種子 是我心裡的一畝田

用它來種什麼 用它來種什麼
種桃種李種春風 開盡梨花春又來

那是我心裡一畝 一畝田
那是我心裡一個 不醒的夢

陳平,筆名三毛, 在十三歲以前的她,是個很正常的孩子,除了數學很差,其他表現不錯,作文尤其好。不幸的是她碰到一位粗暴無情的數學老學,只因為她數學成績不好,就拿毛筆蘸滿墨汁將她的眼睛畫成二個黑圈,墨汁順著臉頰滑下,弄成黑糊糊一張臉,除了罰她站在教室整節課外,到了下課還要她在全校同學的驚叫聲中繞全校操場一圈。第二天起她就再也沒有到學校去了。然後整整七年,不只足不出戶,也將自己的心靈封閉起來,不再與任何人溝通。

這個故事給了我非常大的震撼, 我不再對任何一個孩子大聲責罵或侮辱, 我害怕出於任何一絲一毫不當或無意中的指責,是否就可能扭曲或毀滅人才, 正如優秀的教師可以造就人才一樣。

後來三毛碰到了貴人,一個引領她走出自閉的師大學生,以及一個真正的教育家。

在十七歲那年,偶然的機會,她家人發現三毛對油畫有興趣,就多方歡誘之下,三毛願意接受一位尚在師大就讀的大學生教導她畫畫。 那位老師並沒有教給她多少東西,但是他尊重她、肯定她,同時啟發她接觸文學作品及朝寫作方面來嘗試,也逐漸讓她走出自我的封閉。

半年後,她的文章被畫畫老師拿給了白先勇,並且刊登在現代文學上,也認識了編刊物的幾位大學生。 過了一段時間,陳若曦對她說:「你不能這樣生活下去,你總得走出去。」 並且建議她給文化大學創辦人張其昀寫信,看能否去做個選讀生。 猶豫再三,她還是鼓起勇氣寫了。 想不到,信寄出的當天晚上,三毛就收到張其昀的親筆回信,短短的一句話:「陳平同學,即刻來校報到註冊!」

離奇的是,沒有文憑讀大學還不打緊,之後三毛到國外流浪,也沒有什麼正式的學位吧, 1982年張其昀卻聘她在文化大學任教,主講「小說研究」和「散文學習」。